当前位置: 主页 > 大数据 >

观察|地狱模式:中期选举使本就棘手的美移民政策谈判更复杂

发布日期:2022-04-27 16:27   来源:未知   阅读:

  核心小组主席、众议员劳尔·鲁伊斯(Raul Ruiz)在会后表示,“我们明确指出,‘第42条法案’是一项公共卫生紧急政策,是特朗普政府在其反移民议程期间制定的。如今美国有充足的疫苗、有能力通过检测和隔离处理公共卫生问题,‘第42条’应该被取消。”

  与此同时,美国路易斯安那州联邦法官罗伯特·萨默海斯(Robert Summerhays)准备阻止拜登政府于5月23日撤销“第42条法案”、再次允许移民寻求庇护的计划。由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任命的萨默海斯此举意在响应多个共和党州的要求——强制白宫暂时保留在疫情期间实施的边境政策。

  重新成为议程重点的移民政策谈判撞上中期选举年政治,相关协议还未有雏形便已遇上了重大障碍:内部并未在移民政策方向上统一战线,而共和党人已将移民政策谈判视为今年11月中期选举的关键竞选攻击手段。

  据《国会山报》4月25日报道,众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近日与其他共和党议员一起前往美国南部边境,这次边境之旅的开始意味着共和党人已决定抓住边境问题,以增加其中期选举的机会。麦卡锡还向将于27日至28日出席众议院听证会的国土安全部部长亚历杭德罗·马约卡斯(Alejandro Mayorkas)施加压力,他警告称,“这是马约卡斯完成他本职工作的时刻,若有失职,就有可能被弹劾。他现在有30天的时间,他的第一反应应该是,‘我们不应该取消第42条法案’,因为他们(国土安全部)并没有做好准备,美国无法承受第42条被撤销的后果。”

  除此之外,特朗普时期实施的“留在墨西哥”政策也阻挡着拜登政府调转移民政策的方向,该政策要求申请前往美国南部边境的寻求庇护者在申请期间留在墨西哥。最高法院将在4月26日听取拜登政府有关结束“留在墨西哥”政策的辩论,尽管国土安全部指出该措施不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但最高法院的裁决将决定拜登政府是否必须继续执行该政策。

  移民权利倡导者联盟认为,特朗普于2019年实施的“留在墨西哥”政策阻止美墨边境的移民进入美国申请庇护,使数以万计的人不得不留在墨西哥等待他们的命运,而在申请期间他们可能会遭受潜在的迫害和虐待。由此,他们得出的结论是——该政策助长了西南边境的“人道主义危机”。特朗普政府曾根据该政策向墨西哥送回了7万多名寻求庇护者,这与之前通常允许逃离暴力威胁的移民越境,并在美国境内等待庇护申请结果的做法背道而驰。

  在拜登入主白宫初期,其就试图正式结束特朗普时期的政策。国土安全部部长马约卡斯曾于2021年6月发布一份备忘录,下令终止该计划,但得克萨斯州和密苏里州总检察长随即对这一命令发起了法律挑战。由特朗普任命的得克萨斯州地方法官马修·卡奇马里克(Matthew Kacsmaryk)裁定拜登政府的命令不合法,并称拜登政府未能提供充分的理由或遵循适当的程序。同年8月,卡奇马里克宣布特朗普时期的政策必须保持不变,直到拜登政府完成推翻相关政策所需的漫长的行政程序。

  国土安全部对该计划进行了额外审查,马约卡斯于2021年10月再次下令终止相关政策。但联邦上诉法院维持了地区法院的裁决,使国土安全部的第二项命令无效,并最终促使拜登政府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

  事实证明,即使在非选举年,试图就移民政策达成协议也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人迪克·德宾(Dick Durbin)希望恢复两党会谈,并要求参议员提交他们已经提出过、同时获得两党支持的法案。“我们想坐下来,要求有较为成熟的两党移民法案的成员来向我们提交相关法案,看看我们能否在其中选出一组法案,并为此建立60票以上的保证票仓。这或许是不可能的,但我认为仍有希望。”德宾对《国会山报》说。

  目前,德宾的工作人员与共和党参议员约翰·科宁(John Cornyn)的工作人员有所联络。德宾还提到了参议员塔米·达科沃斯(Tammy Duckworth)的立法提议,即防止驱逐在美国军队中服役的无证移民。与此同时,参议员迈克尔·贝内特(Michael Bennet)与共和党参议员迈克·克拉波(Mike Crapo)也在试图达成一项与农业从业人员有关的协议,而农业从业人员也是移民群体中的关键组成部分。

  若要在参议院通过一项移民协议,在假设所有50名或共和党成员都投票支持的情况下,该协议还将需要至少10名共和党参议员同意。 值得注意的是,共和党人与人就移民协议进行谈判的任何尝试都几乎必然会引发本党内部的互相攻击,甚至可能还会受到来自特朗普的攻击。

  “美国之音”(VOA)传播总监道格拉斯·里夫林(Douglas Rivlin)指出,“共和党内部关于移民的政治氛围已经发生了变化,他们比以前更加团结一致,成了反移民的政党。”虽然人也可以采取平衡措施,但由于党内自由派和温和派常常在重要议程上存在分歧,人往往在关键时刻不如共和党人团结。

  《国会山报》刊文指出,未来任何的移民协议都必须确保足够的边境安全以安抚温和派。“是的,他们听取了移民倡导人士的意见,但我的问题是,谁在听边境社区的声音?那些边境治安官、业主和其他住在边境的居民的意见有谁在意?”得克萨斯州众议员、人亨利·奎拉尔(Henry Cuellar)表示。这随即也引发了一些自由派人士的不满和抗议,他们对内人士渐渐趋同于“共和党的言论”感到沮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