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游戏运营 >

发动机故障频出退车被拒 车主称不是在修车就是在去修车路上

发布日期:2022-03-26 10:49   来源:未知   阅读:

  自2020年5月购车起,这台东风柳汽“乘龙H5”天然气牵引车让他叫苦不迭:发动机频现突然熄火、漏油、转数失控等故障,维修近百次仍未根除毛病,即便换了同款新发动机,也无济于事。

  “乘龙H5”配置的YCK11400N-60型号发动机,是广西玉柴机器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玉柴机器公司”)制造。马延波的遭遇并非个案,安阳还有多位该车用户反映发动机故障频发,其中一辆车在一年半时间内甚至换了3台同款发动机,也没解决问题。此外,陕汽“轩德X3”牵引车配备的同款发动机也发生此问题,涉及河南安阳、南阳7辆车。

  3月11日,玉柴机器公司售后服务技术总师周惠雄介绍,公司已配合东风柳州汽车公司成立工作组,基本确认EGR冷却器为影响最大的一个零部件,并已向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做了备案和说明,备案结束以后会进行通告和告知。

  2020年5月,马延波花36.6万元从河南安阳林州市信德汽车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林州信德汽贸公司”)购买了一辆东风柳汽“乘龙H5”天然气牵引车,但跑长途运输不到半年,仪表盘屡现发动机故障码。

  马延波说,出现故障码,发动机就会自动进入保护状态,转速受限,从而导致车速被限,加油门也不管用。除此之外,车辆正常行驶中会出现发动机突然转速爆表、熄火等故障。

  屡发故障的玉柴牌发动机,型号是YCK11400N-60。该机器铭牌上显示“黄金动力 乘龙定制”字样。

  马延波说,车辆长期跑安阳至成都这条线路,因发动机屡发故障施救维修,他成了途中几个玉柴维修服务站的常客,但问题依旧。玉柴机器公司授权的维修服务站之一林州市众诚汽车维修有限公司(下称“众诚服务站”),给他的车更换了发动机“四配套”:活塞、活塞环、活塞销、气缸套。

  更换完发动机核心部件,又出现了缸垫漏水现象,众诚服务站连续两次更换缸垫,但漏水问题仍未能解决。

  马延波说,前后历经近百次维修,都未能根治发动机故障,有时跑长途运输都避开高速路,担心在高速上发生故障,几乎每趟出车回来,车辆都得去众诚服务站维修检查。

  还有四名车主也是购买了同一款车,发动机故障与马延波的车如出一辙。其中,一位车主向新京报记者出示了发动机故障码,以及十余次在售后服务站修车的影像资料。

  郝晓东说车辆更换第三台发动机后出现烧机油,维修站加油后将进油口黏贴封条再行测试。新京报记者 李英强 摄

  车主出具的玉柴机器公司《玉柴机器保修手册》内容显示,发动机产品质量保修规定,玉柴YCK11400N-60发动机保修期限30万公里或24个月。

  质量保修原则是,规定的使用条件和规定的时间或里程内,因产品设计、制造、装配及材质方面不合格,或缺陷而导致发动机不能正常使用或机件损坏,玉柴机器公司负责赔换故障件及相关的零部件修理,保证产品能正常使用。质量保修坚持以修为主,不能修的则更换相应零部件,经玉柴服务站鉴定,修复困难的可更换基础机或整机。

  2021年6月,众诚服务站给马延波的车辆更换了一台同款同型号新发动机。马延波说,当时想着总该能彻底解决旧发动机毛病不断的现象了,然而事与愿违,更换新发动机后,行驶中出现顿挫,发动机现故障码、熄火现象又重现,众诚服务站反复检测都未查出毛病根源,。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除了乘龙H5天然气牵引车配置了YCK11400N-60型号玉柴发动机,陕汽“轩德X3”天然气牵引车也是配置的该品牌型号的发动机。河南安阳、南阳的7辆陕汽“轩德X3”,也出现类似发动机故障,屡修屡坏。

  被多位车主反映屡修屡坏的玉柴发动机YCK11400N-60。新京报记者 李英强 摄

  玉柴发动机屡发故障维修,安阳林州市的郝晓东买车一年半,已更换了三台同款新发动机。

  郝晓东的“乘龙H5”是2020年5月在林州信德汽贸公司购买。他说新车跑了不到十个月,车辆仪表盘出现发动机故障码,怎么加油门也不管用,有时下坡路段本该减速行驶,但油门失控出现“飞车”(发动机突然自行加速运转)。

  “每趟出车提心吊胆,总害怕哪一天因车辆故障造成重大交通事故。”郝晓东说,他的车发动机屡修屡坏,故障从未间断。

  2021年3月和8月,众诚服务站两次为其更换了同款发动机,但毛病依旧,只好从玉柴机器公司请来了工程师给诊断。

  3月9日,新京报与玉柴机器公司李姓工程师取得联系,他确认曾出差对郝晓东的车辆进行数据检测。

  郝晓东回忆,2021年10月19日,他从山西长治装货运往安阳林州,玉柴机器公司派来的工程师带着电脑和检测仪器设备乘坐货车,一路跟踪检测采集车辆发生故障时的数据。“一路上,车辆大概发生飞车、熄火分别有两三次。”出车归来,众诚服务站维修人员打开发动机缸盖,说是气门导管有问题并进行了更换。维修后出车没几天,发动机又故障。

  郝晓东说,除了第一次更换发动机没有证据,但众诚服务站应该有维修记录。他出示了另外两次更换的发动机铭牌照片显示,发动机型号同为玉柴YCK11400N-60,发动机号码分别为11N0L1M00382、11N0L1M00394。

  第三次更换发动机后车辆跑了5000公里,又出现烧机油现象,郝晓东说,众诚服务站给发动机加满机油,并对进油口和放油口黏贴了封条,让其过段时间再到服务站进行检测。

  天津大学内燃机燃烧学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姚春德告诉新京报记者,正常情况下,一台发动机使用5至6年是没有问题的。新车不到两年时间就更换发动机,甚至一年更换三台发动机,这肯定不正常。

  姚春德认为,相关发动机的整机标定过程可能存在不完善,也就是说原机自身就带着毛病,它的可靠性考核没有完全到位。

  维修更换发动机过程中,车主们遇到一个共同问题,玉柴服务站将旧发动机号打在更换的新发动机上。

  依照2021年1月公安部发布实施《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项目和方法》规定,车辆唯一性检查的检验项目包括发动机号码。也就是说,每台发动机号码具有唯一性。

  正常情况下,每台发动机出厂带有合格证、与机体上的铭牌信息一致,并显示有发动机号。公安部2012版《机动车登记规定》,改变车身颜色、更换发动机、车身或者车架,机动车所有人应当在变更后十日内向车辆管理所申请变更登记。未依照时限办理变更登记的,公安机关交管部门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

  安阳“乘龙H5”车用户姬超溢介绍,2021年6月27日,因发动机故障屡修在众诚服务站更换了一台新发动机,他亲眼见到维修人员将旧发动机号,刻在新发动机上。

  “我问维修人员为啥不用新发动机合格证和铭牌上的发动机号码,维修员说这是为了车主方便,更换发动机后不用前去公安车管所变更备案。”姬超溢说。

  其车辆发动机上方镶刻的发动机铭牌信息显示,发动机号码为11N0L1M00142,但刻在发动机上的号码与旧发动机号码一致,为11N0L1L00523。

  公安部《机动车修理业、报废机动车回收业治安管理办法》规定,机动车修理企业和个体工商户严禁从事更改发动机号码。对更改发动机号码的机动车修理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处5000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罚款,并对机动车修理企业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警告或2000元以下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任。

  车主反映众诚服务站维修人员涉嫌私刻发动机号一事,但众诚服务站法定代表人崔鹏表示对此并不知情。

  陕汽“轩德X3”牵引车用户介绍,他们在玉柴安阳合力服务站也遇到更换新发动机后打上旧发动机号的问题,而且每更换一台发动机还被收取8000元费用。除此以外,新发动机打号还要收取300元费用,车主们还出具了保留的转账交易记录。

  3月9日,新京报致电玉柴安阳合力服务站经理了解情况,他说关于更换发动机收费一事不太清楚,新发动机打旧发动机号,是车主嫌麻烦到车管所走变更手续,服务站为客户着想才介绍外面专业人给打的发动机号。

  河南公安交管系统一位民警介绍,车辆更换新发动机后使用原来旧发动机号,如果一旦发生交通事故会造成保险拒赔付。

  玉柴机器公司售后服务技术总师周惠雄表示,针对安阳合力服务站收取更换发动机费用等问题,公司将介入调查。

  更换新发动机后故障仍不断,马延波向东风柳汽经销商林州信德汽贸公司、玉柴众诚服务站维权要求退车被拒。

  2021年4月28日,马延波通过国家12315平台投诉林州信德汽贸公司销售的车辆存在质量缺陷,要求经销商退货并赔偿损失。

  马延波说,在林州市场监督管理局协调下,经销商不答应退车。国家12315平台显示,该案于2022年1月26日结案,并已告知当事人通过司法途经解决。

  2022年2月21日,马延波前往林州信德汽贸公司询问退车问题,“公司负责人崔红斌说,要坚持退车,就没有谈的必要,他这里做不了主,只能将诉求再向上面反映。”

  2月25日,玉柴机器公司、东风柳州汽车有限公司河南办事处、林州信德汽贸公司负责人与马延波协商,最终达成一致意见,但因双方签有保密协议,不方便透露处理结果。

  新京报记者从参与调解内部知情人了解到,一名经营二手车的人出面,以每辆车35万元的价格,购买了马延波等三人的涉事车辆。

  同样因玉柴发动机故障向林州信德汽贸公司诉求退车的郝晓东,他说双方经过几次协商,对方只答应赔偿因发动机故障维修而停运损失的三至五万元,他未予答应。

  3月8日,郝晓东前往林州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受理人员说这事管不了。”维权陷入了困境。

  3月11日,玉柴机器公司售后服务技术总工程师周惠雄介绍,公司已收到柳汽“乘龙H5”车辆用户反馈发动机屡发故障问题,目前河南有五六名用户涉及同类问题。

  周惠雄说,玉柴机器公司积极配合柳州汽车公司成立了工作组,故障的调查情况基本确认,这次影响最大的一个零部件叫EGR冷却器。周惠雄还表示,陕汽“轩德X3”车辆用户反映的发动机问题,与“乘龙H5”车辆发动机问题不同,目前该公司也正在调查了解中。JAVA平台首款语音社交应用移动MOMO发布